一只小黑塔

你比玫瑰更加芳香(一定要看开头简介!)

第五很火的杰佣cp我是在玩游戏前就吃了的,当时冷的要死,翻来翻去就这么几篇,现在火爆

cp主杰佣(但是戏份其实不多)

副cp园医,厂律,鹿幸,黄冒,欺诈,蜘机,蝶盲,裘前(反倒是副cp高过主cp)

cp洁癖的看好这些(免得说我恶心你们)

全员友情向
雷者慎入

别看到一半说太长(我写的也很辛苦)
私设全员不黑(在我心里他们就是天使)
ooc预警(划重点)

是糖是刀自己猜啊_(:_」∠)_

其他cp感觉没写多少就不好意思打tag了
(其实你主cp写的更少!)

“早安,伍兹小姐!”年轻的雇佣兵对花园里裁剪枝叶的女孩喊到:“艾米丽小姐让我来转告你,该吃早饭了!”

园里的女孩放下手中的剪子,微笑着回应到:“早上好,奈布先生,谢谢你转告我。”

“早...早上好!伍兹小姐!”庄园的二楼窗户被打开,男人结结巴巴的打着招呼:“克利切向你问好!还有奈布。”

“早上好啊,皮尔森先生。”艾玛朝楼上挥挥手:“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”

一旁的雇佣兵先生则是开始打量起园中的玫瑰花,丝毫不在意慈善家对自己的问好没有对园丁小姐那般热情:“是的,早上好皮尔森先生!该去吃饭了!”

艾玛已经先行收拾好工具,一蹦一跳的回道公寓里,在拉开门把手准备进去的时候,她对还在观察玫瑰花的奈布说道:“如果奈布先生喜欢的话,可以摘走些。”

“哦...谢谢!”奈布回过神来:“它们真的很美。”

“可不是嘛!”艾玛从门后面露出个脑袋:“我可是专业园丁!”

“好了好了”门后有谁的声音传来:“专业的园丁小姐该和大家吃早饭了。”

艾玛立刻把头缩回去,还不忘提醒到外面的奈布:“等会就要开始了,赶不上饭点就没体力救大家了!”

你需要我救吗?丝毫不考虑庄园主感受拆椅子的伍兹小姐。奈布轻笑,挑了一支颜色鲜艳的玫瑰,上面还带着清晨的露水。放血也有医生小姐奶你。

早上的第一场游戏,是佣兵,牛仔,慈善家和魔术师。
地图是军工厂

看着旁边一直在互怼的活力满满二人组,在看看旁边离原地升天就差那么一点的凯文,奈布叹了口气

这还真是不顾及凯文先生的感受。
一边强忍厌恶的敲机一边想

余光突然瞥到不远处的红光
比起修机,拥有后遗症的雇佣兵当然是选择直面战斗,即使他们不能对监管者做出什么大伤害。

厂长里奥,他知道那是伍兹小姐的父亲。
他对于娃娃能砍人这事不抱有什么意见,毕竟对于雇佣兵来说会是场好战斗。

靠着护腕成功躲过一击,雇佣兵先生显然还不想把里奥甩开,他不想让里奥去打扰自己的队友,毕竟比起他,队友们修的不是一般的快。

要再拖一会,奈布想
已经只有两台了

而方才紧追不舍得了里奥显然也是意识到了,他放弃在雇佣兵这里浪费时间了,直接传送离开,来不及转点导致平地溜鬼的魔术师成功交出一血

奈布匆忙赶到方魔术师被砍的地方,听见了慈善家骂骂咧咧的声音

这算什么?雇佣兵先生想,医生小姐说不以分手为前提的吵架都是在秀恩爱。

看着克利切一边骂着一边向魔术师的椅子那边跑去。奈布有些担心。

而牛仔已经在旁边压好机了,等魔术师下来抗刀后直接开。空闲之余还甩了甩他的绳子

“你可千万别勾我”奈布开口道:“被人举在肩上的感觉不好受。”

“”

那边不对劲,奈布往魔术师那边望去
原处的慈善家被砍了一刀,紧接着又是一刀,直接倒地。

怎么回事?奈布皱起眉头,居然无擦刀!?
“看来是娃娃。”凯文说道:“直接开吗?还要救瑟维先生吗?”

“我想,皮尔森先生不救到是不会走的。”
奈布咬牙往那边跑,慈善家先生应该已经摸好在等时机了,但魔术师先生他快要飞了啊!

而椅子那边,两个娃娃去巡逻了,只剩里奥里奥紧紧守着那边。

抗一刀就瑟维先生,以瑟维先生的下椅速度来看,怕是要抗两刀
奈布用护腕赶着路想到

里奥的反应是真的很快,耳鸣一出现就开始搜寻
很快他捕捉到雇佣兵的身影,一刀直接下去

奈布反应速度更快,靠着这功夫救下了魔术师,靠着搏命在死扛一刀
电机瞬间亮了

厂长里奥站在原地,他被大心脏警告了!
好气哦,要女儿亲亲抱抱才能起来
实在不行莱利也可以啊...

正在阅读报纸的莱利打了个喷嚏,他用纸巾擦了擦鼻尖,一边想是谁在说他。

凯文已经先行打开大门,剩下三人一起向门口赶去。

“老瑟维你知不知道克利切要是不去救你你就完了!”克利切开着手电筒往瑟维脸上打光,一边抱怨
“可是你没救到啊...”这是来自活该单身的瑟维
“你再说一遍!”都是娃娃的错!克利切愤怒的用手电使劲晃瑟维,想把他照瞎。

在门那边等着的牛仔先生表示没眼看,而雇佣兵先生则是表示不想吃狗粮。

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会欢欢喜喜四人全跑时,里奥他,传送了

里面的凯文被成功强行逼出去后,剩下了他们三个

没有一刀
瑟维松了口气,他拍了拍克利切的脑袋:“我去抗一刀然后快走”
然后迅速冲上去

奈布一边跑一边想,你这样回去以后皮尔森先生怕不是要气死
当然不是抗刀,而是因为摸头

里奥并没有砍魔术师,也没有砍慈善家。
奈布心里咯噔一下,感觉大事不太妙

里奥并没有傻到去砍满血的他们,而是盯上了先前因为抗刀而残血的奈布

要凉
奈布想,他试图靠近一边的墙用护腕逃走,里奥并未给他这个机会,一刀带走。
看着门口有些担心往这边忘的克利切和瑟维,被里奥赶了出去

好的投降吧
雇佣兵先生冷漠的想到,就在他要点投降键的时候,哪位真.女儿控.监管者开口了

“别投”因为长期不开口导致声音沙哑,奈布犹豫了一下,选择不投

他想知道这位监管者想说什么

“先别投,我放你走”
奈布打了个寒碜,感觉有些不明所以。
他是知道里奥和莱利先生的事的,但这种奇怪的气氛让他的感觉不太好

里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来两个小玩偶,递给奈布:“帮我,给他们”

奈布沉默的看着手上的两个玩偶,一个戴草帽的小女孩布偶,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布偶

“艾玛小姐和莱利先生是吗,我知道了”奈布使出了佣兵式冷漠。

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”奈布看着早上被自己别再衣领上的红玫瑰,他想起了一个人:“最近没看到杰克先生呢”

“他啊”里奥想了想,在雇佣兵被扔出大门的前一秒,他听见里奥说

他在找什么东西
是什么呢

在吃午饭之前奈布找到了艾玛,他将园丁玩偶交给她,然后对她笑了笑:“这是里奥先生让我交给你的。”
艾玛似乎愣了一下,然后捏了捏这个玩偶的脸:“爸爸送的吗!他好久都没有做玩偶了!”

她把玩偶举了起来:“我要拿去给我的天使看!谢谢你奈布先生!”

“不用谢”奈布被她开心的样子感染了:“那我现在要去找莱利先生了。”

“嗯!”艾玛看了看奈布手上的律师玩偶,露出一个“我都明白”的笑容

园丁小姐绝对是最大的boss
奈布揉了揉鼻尖想到

律师莱利在收到玩偶的时候,首先展现了一下来自上等人的嫌弃

“这种破破烂烂的玩偶也只有他做的出来”
一边装作毫不在意的塞进裤子口袋

真不在意肯定不会这样
年轻雇佣兵先生偷笑到
那样在您塞进口袋的时候也不会那么小心翼翼

他在上楼的时候听见隔壁房间的假.闹分手,真.打情骂俏。

“老瑟维!克利切救你下来可不是让你抗刀的!”克利切摘下头上的贝雷帽,拍了拍上面的灰:“而且居然还没救下来...”

“好了好了”大魔术师先生将魔术棒放好,在拿起药水:“现在我的克利切先生该擦药了。”

“不...老瑟维你这样让我感觉很恶心”

奈布面无表情的关上门
人称阿拉斯加假象的大魔术师现在甜的冒泡,如果现在是表演,你考虑过观众感受吗!

恋爱让人沦陷
他想
大概没有谁会让我沦陷,我是说
谁愿意接受一个来自战争的疯子呢

下午的比赛也准时开场
以佣兵,幸运儿,园丁,医生
地图圣心医院

奈布拍了怕旁边有些发抖的幸运儿的肩:“嘿!没什么好害怕的老兄!”

“嗯”幸运儿深呼吸一口 摸了摸心脏那边:“我现在好多了”

“那么加油,先生”

对于幸运儿的幸运,幸运F的雇佣兵先生是非常羡慕的,至少他总能从箱子翻出好东西,而自己除了莱利先生地图就是克利切先生的手电

即使出生地点在小木屋,雇佣兵先生似乎也不打算去修木屋的机,而是去了废墟

而园丁小姐和医生小姐显然是出生地点离的较近,于是在修医院里的机
幸运儿先生应该在翻箱子

听着电机滴滴滴的声音,奈布感觉烦躁起来,他不耐烦的修好了这一台机
还剩三台

怎么回事?奈布皱眉
医生小姐和园丁小姐已经修好一台,现在在修第三台。奈布刚刚以缓慢的进度修好一台,那么幸运儿先生呢?

随即想起了那几行小字
幸运儿以牵制监管者120秒

没我什么事了
奈布生无可恋的望天,看着赶来这里找电机的两位小姐,他觉得自己只要看着别人修机就好

说是这么说,却还是跟上了人家小两口的步伐

我现在真像她们儿子!
奈布觉得是时候去找幸运儿了

他随便踹了两脚机,听着一旁传来的
“我的天使!我等会出去后要奖励!”活力满满的园丁小姐拍着机说
“好了,现在专心破译”虽然是这么说,但艾米丽还是拍了拍艾玛的脑袋:“晚饭想吃什么?”

再不走就不是儿子是灯泡了
奈布开始了全庄园养鸟大搜寻

他觉得这次的监管者上头了,不然只剩一台电机了都没打算去守机

可喜可贺的是他在大门找到了幸运儿...和哪位班恩先生

班恩的手里似乎捧着什么小东西,而那小东西幸运儿似乎很喜欢

“好可爱的小仓鼠!”幸运儿用手蹭蹭小动物,不知道为什么,奈布总觉得这位监管者很紧张

随即当的一声大门亮了,班恩将仓鼠放在幸运儿肩膀上,小家伙乖乖的趴着看幸运儿开门

他看到幸运儿抱了抱哪位监管者先生
他觉得是时候该出去打断这冒粉红泡泡的气氛了

他也有问题想问一下班恩

“哎...奈布先生”一向腼腆的幸运儿瞬间红了脸,班恩在旁边怎么哄都哄不回来

“啊,我什么都没看见啊?”奈布伸了个懒腰,他看见幸运儿的脸更红了

“我有点问题想问一下班恩先生”奈布正色道:“请问您知道杰克在找什么吗?”

监管者有一瞬间停下了动作,下一秒就恢复了正常
舌头被割掉导致不能说话,但为什么幸运儿总是能明白他在说什么呢

“嗯...奈布先生”幸运儿踮起脚摸了摸班恩的鹿角:“虽然不大能明白,但班恩先生说...”

他一无所获
他找不到他重要的玫瑰了

这场游戏结束后,奈布总感觉有些不安
他丢失了他的玫瑰
是指玫瑰手杖的玫瑰吗?

他打开窗户,看着在楼下冲刺的二人
“嘿!微笑小丑的火箭冲刺!怎么样!”
裘克,一个不太喜欢带面具的监管者,即便他说过他很喜欢这个面具

但是为什么不喜欢带呢?
奈布看了看被放在花瓶中的一支玫瑰,似乎明白了什么

笑意面具下是止不住的哭泣
然而哭泣是无法出现在众人面前的
他们只喜欢带来欢乐的小丑

“没什么大不了的”前锋威廉定了定神:“要是我这个无消耗,跑到比你厉害多了。”

“你要是能无限冲还了得!”裘克用力敲了敲威廉的头盔:“知道吗艾利斯,全庄园能无限冲的只有我一个!”

别以为我没看到你那种想要夸夸的眼神,奈布狠狠的关上窗
不明白为什么两个铁直都不单,而我还是

而且今天还没有看到库特他的影子
奈布挑弄着玫瑰花想
又是去哪里“冒险”了吧

想到这里他轻笑了一下
真不敢说这家伙是我战友

不知道为什么,他想起了那个隐藏在雾中的身影
如果说你们是靠伤害来获取存在,那么为什么你又要将自己隐藏在迷雾之中呢

想不到,也不想去想
奈布躺在床上
反正那家伙和我也没什么关系...

但是下一秒他就感觉坐立不安,他离开了房间

一个人太寂寞了,真的是太寂寞了
奈布临走前看了看放在桌上的护腕,最后还是没有选择带上它

晚饭后大家的选择多半是天台上,那里可以看见机乎被现世所埋没的星星,悬挂在天上,在这昏暗的夜晚里异常耀眼

但是在天台上,奈布还是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

现在还在找吗...玫瑰
奈布选择坐在了曾经的战友身边
什么样的玫瑰能让你如此疯狂

“嘿奈布”一直看着天空发呆的库特会过神来:“要听听冒险家的故事吗。”

“哦?”奈布冲他笑笑:“你开启新的冒险了吗?”
“那是当然!”库特激动的站起来,双手张开比划着什么:“我发现了一个这么大的洞口,并与里面的恶龙进行了战斗!”

一旁的天神则是挑挑眉,看起来是在努力憋笑

他怎么不知道老鼠会成为恶龙,而且...

还是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,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旁边兴致勃勃的小冒险家

变小钻进了老鼠洞,被老鼠吓到跑出来然后跳我身上的小家伙,是别人吗?
真是太有趣了,这个可爱的小家伙

奈布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库特的“冒险”,一边看着那边的两个女子

“海伦娜酱”美智子笑眯眯的牵起海伦娜的手:“这里的星星是真的很美”

“嗯”海伦娜也回以微笑:“虽然看不见,但是能感觉的到”

“如果我还能看见的话,那一定会是非常棒的景象”

真是无法想象失去视觉是怎样

“奈布!”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奈布的思绪,他呆愣的看着挥舞在面前的手

库特有些担心的看着他:“兄弟?你的状态好像不是很好。”

“啊...不,没事”奈布眨了眨眼睛:“我没事”

“我觉得你需要休息一下”库特担心的看着他:“你今天肯定太累了”

“好吧”奈布拍了拍库特的背:“那么我先告辞了”

在路过机械师的房间时,他看到了瓦尔莱塔小姐

“这样就好了...嗯!”机械师放下扳手:“我再去拿点螺丝,稍微等我一下哦”

“嗯”瓦尔莱塔看了一下还未固定好的义肢,抬起手帮特雷西擦了擦汗:“麻烦了,我的小特蕾西”

在特蕾西离开房间时,她看见了外面的奈布:“哦,晚上好!奈布先生。”

“你也是”奈布看着机械师脸上的汗水:“真是辛苦啊”

“不,并没有”特蕾西整了整帽子:“喜欢的话就不感到累了”

“那么先告辞了,奈布先生”特蕾西擦了擦汗:“我还要去拿下螺丝”

“好”这么说着,奈布也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

他看到自己的床上多了本日记
他皱起了眉,走过去翻开了它

他看到了一段话
该清醒清醒了

什么?!奈布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,他扔下这本日记,捂着胸口喘气:“什么该...清醒”

雇佣兵清楚好奇心会害死他
但他还是选择了去翻开

随即他就感觉身边的事物发生了变化,原本的房间变了个样,他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变化了,他紧握着日记冲出了房间,这里早已不是欧丽蒂斯庄园了

“不对...不对”手中的日记滑落在地,奈布不可置信的呢喃道:“什么意思?该...清醒了?”

许久后他回过神来,沉默地捡起地上的日记,翻开

日记里记录着几句话,仅仅只有这么几句
是对他说的
他的内心不停地抗拒着,但还是翻开了

作为拆椅子专业户~佣兵先生不用担心挣脱不下来~
“这是...园丁小姐的...”
很感谢你为我争取了足够的时间
艾玛.伍兹小姐

你的旧伤真难治,不过别小瞧了职业医生
“然后...是医生小姐”
很感谢你愿意为我治疗那些旧疾
艾米丽.黛儿小姐

雇佣兵吗?你的利用价值是为我们争取时间
“接着是...律师先生”
虽然嘴上不饶人,但非常认真的
弗雷迪.莱利先生

克利切先生来教你!监管者是非常弱的!
“还有是...慈善家先生”
感谢你教会我如何应对监管者
克利切.皮尔森先生

“我什么都记起来了...”奈布将这本日记丢在一个小纸箱里,他没有去看最后一句,那句被水所沾染模糊的字句

隐约之中他仿佛看到了那个隐秘在雾中的身影冲他一笑,然后环抱住他

“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什么”那位英国绅士的礼帽掉落在地,但他仍不肯放开怀中人

“当然记得”年轻的雇佣兵回抱住他,在看到雾中人出现的这一刻,他鼻头再次一酸

“但是你的玫瑰找到了吗?杰克?”
奈布紧抱住杰克,他感觉的到杰克可能随时会消失

“你还是没记清楚”杰克在迷雾中消散,奈布似乎听到了这么一句话

你比玫瑰更加芳香
我的珍宝

“啊啊...真是”奈布看了看那张挂在厅堂的合照,那是在庄园里拍的,所有人都在

包括你
奈布取下了那张照片,他看着那位监管者,面摘下面具的杰克似乎比平时愉快不少,仔细看能看到那一抹微笑中包含的宠溺

“这场游戏的逃脱者只有一个”奈布将画重新挂好:“也只能有一个...”

真的是...
“好寂寞啊...”奈布在进去房间前回头看了眼那张照片

“我好想你们啊...”
“这场梦做的太久了...”带着浓郁的哭腔,房门关上的一瞬间还能听到一句话

“我好想你啊...杰克”

这篇小短文花了我三天的时间,而且还是辣鸡文笔写出来的
但是好歹是用命写的QWQ你们瞅着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QAQ

【黑塔利亚】米英

伦/敦熟悉的雾雨滴露在窗外,英/国的心情并没有被所谓的雨所影响,轻轻抿了一口杯里的红茶,笔却不停批改着那些文件
大概是批完了那部分文件,他放下笔,拿起杯子将红茶一饮而尽。放下杯子看了看靠窗的那个位置,一向都挺活泼的美/国今天意外的没有吵闹,而是安静的看着外面不停滴答的雨
他也并没有开口的打算,伦/敦常年的雾雨他早就习以为常,这么多年下来丝毫不能在影响他的心情了
如果这么多年还不能习惯什么,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一个国家的话
呵,英/国轻笑一声,他能看出美/国的心情被雨影响的不太好。
这一声轻笑成功将心情烦闷的美/国吸引过去了,他转过身去看着英/国,英/国也就这么看着他,双方沉默了许久
“怎么笑了?”是美/国先开的口,他的海蓝色眼睛亮晶晶的,好似刚刚心情不好的人不是他一样
英/国嘴角勾起一个幅度,他从椅子上起来,活动了一下四肢,才看着美/国的眼睛带着笑意回答:“不...其实并没有什么,就是看着你那副样子突然想笑。”
哦,该死。美/国觉得他快不能呼吸了,面前人祖母绿的眼睛正看着他,眼里是隐藏不住的笑意,在美/国眼里,他就像一只狡黠的猫。
“是你自己说要来的不是吗?”英/国舔了舔嘴唇,他的嘴唇有点干。他走向门口,打开门走了出去:“我去泡杯茶,不介意一个人等会吧。”说完他转过身,手准备顺手带上门。突然他感觉门被拉开,随后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

美/国轻轻蹭了蹭英/国的发顶,上面好似散发着玫瑰花的芳香,他能感觉到怀中人的僵硬

“...嘿美国,等我回来陪你玩行吗,现在我要去...”英/国的话还未说完,美国就低下头吻住了他

“不行啊...”美/国讲他抱的更紧了:“绝对不要离开你..亚瑟。”

可恶,亚瑟翻了个白眼,但还是笑着回答道:“...啊啊...好吧,你和我一起,阿尔弗雷德。”

“嗯...”阿尔弗雷德闷声回答,但可以听出他的愉悦:“我最喜欢亚瑟了!”

“啊...”无奈的拍拍赖在自己身上的阿尔弗雷德,一边怀疑这家伙是金毛吗一边回答:“当然,我也是。”

ヾ( ̄▽ ̄)手绘一只亚瑟,渣画不要介意不要喷嘿嘿

QWQ

这里是一只蠢蠢的杂事党,混多个圈子(其实一点也不多)
aph(我最可爱的黑塔利亚)
凹凸(我可爱的大家~)
第五人格(他们太没了我吹爆啊!)
还有海贼和神奇宝贝,但是不怎么去就是了
和一只渣渣扩列吗(*ˉ︶ˉ*)

手残的小段子(2)

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懒得更才拖肉渣渣的
但是...肝疼,肝不出来咳咳...
而且发现辛辛苦苦肝一辆小破车也没多少人喜欢
还是小段子适合我(*ˉ︶ˉ*)
常异色了解一下
不知道你们比较喜欢什么cp,不是肉的话还可以皮一篇渣文的

米英
亚瑟的饭

“你问我亚蒂的饭?”阿尔弗雷德有些头疼的摸摸后脑勺:“并不是吃不下去啦,但很难吃!”
即使是个味觉白痴,但是难吃还是明白的
“我不喜欢吃亚蒂的饭”皱着眉想了想那个家伙听到这话失落的样子,将最后一口汉堡咽下:“我能接受,并不讨厌哦。”喜欢的话都能忍受

异色米英
oli的杯糕

“哈?都说了别问我!”心情不是很愉快的踢了他墙角:“他的杯糕肯定是他比较熟悉!”嗯...老疯子的有毒杯糕
“还问?说了别玩问了!”愤怒的拿起一旁的球棒,沉默了一会:“算了...为了你不在缠着稍微回答一下,虽然总是下奇奇怪怪的东西,即使把我当成试验品的话还是会吃的”
原因?谁知道呢。非常难得的傻笑了一下,也许是不忍心拒绝?虽然不明白“感情”这份东西,但想接近你那种感觉,让我自己都反抗不能

德意
关于意/大/利的胃疼程度

“费力西吗...”很熟练的灌了口胃药,放下杯子认真思考起来:“要说那家伙的问题我能揪出一大堆。”路德维希轻轻敲击着桌子边缘,发出咚咚的声响:“啊...好像离开意大利面就会死了一样,而且一点战斗力也没有,经常被欺负还要我救场......”说了好一会才停下。沉默着灌了口水,放下杯子继续回答道:“不过那是战场上的,要是在家里...”路德维希出人意料的脸红了,把头扭到一边去:“在家里的话是经常钻到别人床上,早上还叫不醒,但是会做饭...总之”用手捂住自己红红的脸:“并不讨厌...”声音很小也还是能听见

异色德意
关于意/大/利的胃疼程度

放下了手中的【哔——】本子,思考了一会:“喜欢放血的意大利面,用血画画,飞刀等奇怪的癖好,不过他的刀总是打不到我,明明别人或多或少都会受伤。”爱因斯不明白的摸了摸头,想了一会:“还有经常来调戏我,虽然我不会理他就是了,要问我讨不讨厌?”摸着下巴思考:“我们并不明白“感情”这种东西,所以也不太清楚“讨厌”,但是...如果是那种看到就心情糟糕,想远离的话...”
没有
不管是怎么样,都没有这种感觉
“所以...不讨厌......吧”

一个手残的段子

异色出现注意
ooc注意
一只傻写手的傻文

1.如果说阿尔弗雷德爱的是金钱
亚瑟爱的是工♂口(划掉)红茶
弗朗西斯爱的是是浪漫
伊万的爱的是温暖
那问王耀喜欢什么
笑着回答
只有人民啊

2.艾伦曾经把奥利弗的杯子摔烂了
没有一点愧疚的在砸了一个
直到奥利弗回来时
那个是奥利买给你的你不喜欢QAQ
艾伦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蠢货
喜欢喜欢喜欢
媳妇的东西当然要喜欢

3.卢西安诺非常嫌弃他的常色
直到他开了一个非常大的玩笑
我完全可以毁灭你,意/大/利
然后非常不幸的看到费力西安诺黑了
你可以毁灭我,但是意/大/利永存哦~
是是是永存对不起
非常没骨气的怂了

4.当路德看到爱因斯在看工口本时非常胃疼
正想训一下怎么能看这个时
爱因斯突然抬头
你床底下找到的
好兄弟回房间看,别告诉别人这是我的

5.史蒂夫很头疼他的常色
别人看不到你就去骂他们啊!
可是...他们听不到我说话
好的常色再见常色
史蒂夫觉得在这个世界他没法活

6.小索瓦快来和哥哥一起探索哲♂学吧~
每次当弗朗西斯这样说的时候
弗朗索瓦会看他一眼,点了根烟
昨晚这么多次,居然还想要,真饥渴
不是这样的哥哥贞操还在!
你后什么退给哥哥过来!
哥哥真的没有!
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是!

7.本田菊和本田葵的爱好倒是一样
除了...
请不要在练剑了!
在下的花!
常色真弱鸡
不屑的收刀
等等好像不小心打了个贵重的花瓶???

【亡与存不能共生】(8)

因为肉肝的我肝疼
所以悄咪咪偷下懒来更文
不过肉肉还是会有的放心_(:_」∠)_
别打我别打我
cp我还要在打一遍吗,不打了哦(才不是懒呢哼唧)
ooc我的

今天是卢西安诺.瓦尔加斯最不好的一天,他甚至敢发誓,这比他在战场时的感觉更糟糕

他哥弗拉维奥要去逛街了
没有弗拉的打扰绝对是卢西最棒的一天,可是...

“卢恰,走了。”弗拉不满的整了整墨镜,又拿出小镜子看了看自己:“你这样会浪费我很多的时间”

“嗷...”卢西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:“知道了”
呆毛也向下耸着,毫无生气

你知道你会浪费我多少时间吗

卢西懊恼的挠了挠头发,在当今政/权最紧张的时期,在野心家最旺盛的时期,居然...居然...要我陪你逛街!

他们会怎么想
卢西难得绝望的抬头望天
会想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,对我们迅速警惕起来,还是认为我们已经玩忽职守,迅速拉帮结派攻打起来——那个都不好

“安啦卢恰。”像是看穿了卢西在想什么,走在前面的弗拉回过头来:“现在是和平年代”

“我知道!”卢恰白了他一眼:“和平才是当今最大的弊端,该死的,我一点也不适合政权,还不如在战场上拼个你死我活。”

“哦卢恰,你是这么想的吗?”弗拉笑了笑:“笨蛋卢西安诺”


卢恰难得遭了一下:“啥,我...呃,我是说,我听不懂你什么意思。”

“果然是笨蛋弟弟”“什么啊!白痴弗拉”

等弗拉终于笑够以后,才回答道:“嘿,你要知道,和平的争斗之下是靠自身品质的,听我说,他们都有弱点,但是你没有啊卢恰”

“...什么意思”“笨蛋弟弟连这个都听不懂。”“...快说!”“哈哈哈...哈,知道了”

弗拉将卢西拉到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,卢西认得,这是回家的一条捷径

“中/国有自己放不下的子民,美/国他肯定放不下英/国,至于加/拿/大,他几乎与世无争了,法/国就不用考虑了,他对这个世界的各种争执没有任何兴趣,垒断日/本的海上交通,在考虑到三角平衡的关系,俄/罗/斯肯定不会轻易出手。”

“...我都不知道,你居然会想这么多...罗/马/诺”“当然,我也是个国家”

总是要考虑到什么的

“但...你如何确定美/国会保英/国,加/拿/大不是个野心家,还有,如何垒断日/本的海上交通。”

“哈,美/国会保英/国的话...直觉哈哈,加拿大也是直觉,日本的,说服欧洲的国家别去日本那交易,我想除了英/国都是比较好劝的吧。”

“所以说前两个靠直觉,高估你了,还有,我想英/国应该也会停止和日/本的交易,因为嘛...如你一样,我想英/国会因为美/国而垒断交易让日本陷入经济难关的”

是吧,我想,好戏开始了

深夜小破车(耀朝)

唔好累啊,让我想想,这个星期内已经是三更了
都是肉肉(尽管是渣子)
你们要体谅我(有人安慰你了白痴)
咳咳总之,这辆小破车是顺利开起来了
按顺序还有金钱(耀米),异色雪兔(普露),常异色味音痴(米英),异色北美双子(米加),花夫妇(是德意哦),还有...红色...(中露)

6篇...我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
链接日常走评论

雪兔组(普露注意)(肉渣渣)

啊啊啊两天终于码好了雪兔组QWQ肝要爆了,不管不管你们快夸我,要不是字数限制我能大战三百回合qwq
让我看看还有什么

金钱的耀米

好茶的耀朝

花夫妇的德意

还有异色的米加

好了码完这些不干了
你们想失去我这么一个乖宝宝吗
在写下去我会爆肝而亡的qwq
链接评论哦

极东(耀菊)肉渣渣

第一次肉是给极东组的嗯,还有因为今天更了极东的原因,最快也可能要明天更雪兔(普露)了

实在对不起!
还有文笔渣勿喷啊qwq
连接走评论